乡村散文:香甜的豌豆荚

文:吴忠芹

图:来自网络

前些日子,抽空去了妻子的故乡,走在乡野的田埂上,放眼望去,大片大片的油菜花金光灿烂,田坎渠边,坡道僻野长满青翠葱绿的豌豆苗,紫色的花儿俏皮,白色的花儿玲珑,好像一对小家碧玉迎着春光探出头来争宠。

乡村散文:香甜的豌豆荚

其实,豌豆是一种生命力较强的农作物,抗旱耐灾,是一种攀缘性草木植物,生存能力比一般农作物都要强。是农作物中最早成熟物种。它有种特性,嫩时食荚角,清炒脆嫩,老时食豌豆,粉润爽口。

在儿时,对豌豆有种深厚。困难时期,它除了解决青黄不接的困窘,而给童年时的孩子们,享受豌豆带来舌尖上的乐趣!那时候,日光似乎总是很漫长,难捱的岁月里,填饱肚子是头等大事。到外婆家走亲戚,一直是我们孩童时的愿望。因为外婆家那时属于蔬菜队,有各种各样时令的新鲜蔬菜,舅舅上班,外婆舅妈打理种植菜园。

每次看到菜地里长满新鲜果蔬,别样的兴奋。西红柿,黄瓜,水果萝卜…随吃随摘。外婆总是挑选又大又熟摘下,让我们吃个够!记得土豆,豌豆,地瓜,毛芋…一般种在岗上,这些都是耐旱,不择地势,非常好种,不需要经常打理的植物,只要底肥上足,就有收成。

豌豆开花的时节,在春光下热烈地开放,花骨朵虽然不大,不太显眼,紫色中带着高贵,白色中透着清纯。和其他花不一样!这时盛开的油菜花馨香四溢,吸引着蜂飞蝶舞。也不像桃花那样姹紫嫣红,更不像梨花那样缤纷如雪。构成春天里最为芬芳的花事!紫色的豌豆花别具一格的色彩,让春天的百花园里绚烂多姿!

乡村散文:香甜的豌豆荚

其实,我觉得藏在春天的豌豆花更像养蜂人,虽属个体,默默奉献,创造更大能量,给人们带来甜蜜的味道!那时,外婆家岗上种满豌豆,岗地的周围就是农业队,种满大片大片的油菜,花开时节,养蜂人扎驻岗上。

一对四十开外的夫妇,养着好几百箱蜜蜂,除了摇蜜,夫妇俩没啥事可做。生活也是清苦的,一个用帆布钢管搭成的四方形帐篷就是他们的家,里面除了一张双人床,垫盖被,一张条桌,两把椅子以外,没有其它家当。做饭用煤球炉,照明用干电池,吃水从外婆家取。外婆向来热心同情人,隔三差五让舅妈摘些新鲜的蔬菜送给养蜂夫妇。

或许,这些平常的蔬菜对于平常的家庭不算什么,可对于养蜂人,四季流动的生活,或许带来一些家的温暖!花开了,是养蜂人的高地,无论是油菜,豌豆花,槐花…花谢了,养蜂人就得迁移。他们年复一年在花开的地方默默无闻的奉献着…外婆家留着养蜂人的许多回忆……

乡村散文:香甜的豌豆荚

后来,外婆家的蔬菜地全部征收,划到市区,再后来外婆仙逝。春天再也看不到外婆家菜地里豌豆花了。只是常常回忆外婆用豌豆做酱的过程,仍然历历在目。每年豌豆收获后,外婆总要做上一钵子酱。

我亲眼见过外婆的操作,把豌豆里杂质捡去,放在木盆里泡上半天,然后洗净沥干,放到锅里煮熟。捞出滤干水份,放在簸箕里扒匀压紧,让煮熟的豌豆发酵。一个礼拜后,豌豆上长了一层丝状白色毛霜。

然后,把筷子轻轻松动,撒上细盐,又一次扒匀压紧。再过一个礼拜,豌豆上的白色毛霜变成黄色毛霜。这时,把黄色毛霜的豌豆加入冷开水放在钵子里,经过数天的日晒夜露,一钵飘着浓香,褐色的豌豆酱可以开吃了。

豌豆可以煮吃,炒吃。我喜欢用鲜豌豆米,香菇丁,鸡肉丁,胡萝卜丁,红辣片,爆炒宫爆鸡丁,色香味俱全,味道不错!如今,吃豌豆有很多创意…宴席上,服务员送来一盘菜肴,口称为“金玉满堂”,好一个高贵典雅的菜名!仔细一看,“青青的豌豆,金黄的玉米,粉红的虾仁,红红胡萝卜,圆圆的珍珠元宵。”

盘子刚落桌,孩子后蜂拥而上,你一勺,他一勺,一眨眼工夫,盘子见底!这是孩子们的最爱!吃上一口,清香爽口,唇齿之间,回味无穷!豌豆飘香的岁月,有回味!有心酸!有挥之不去的留恋。

乡村散文:香甜的豌豆荚

乡村四月,阳光和熙,草木葱绿,走在乡野春色中,一块块豌豆地,一片片豌豆棵上,已果实累累,饱满的豌豆荚,正等待着主人的采摘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